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【离夏和公公】(10)【作者:13691058106】
【离夏和公公】(10)【作者:13691058106】
字数:5467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   第十章

  离夏说不下去了。就起身抱起摇篮中的宝宝说道。「把把尿喽,把把尿喽。」,说话时已经走到了后门,她突然转身冲着公爹一笑。说了那么一句。「傻样。」,然后就推开半掩的后门,走了出去。

  这回魏喜彻底的搞懵了,望着蹲在台阶下面的儿媳妇,那素色裙装包裹的健美身姿,他真不知道。儿媳妇唱的是哪出戏,这都什么跟什么啊,转念一想,老魏就又开朗的笑了,一个大小孩哄着一个小小孩,还拿他这个老人当老小孩,呵呵,这样子的日子过得也很舒心啊,同时把他们公媳间的情感又拉近了很多。
  中午时分,外面的天气好像火炉一样烘烤着大地,空气中弥漫的蒸腾透过院子。一层一层的推了进来,幸好是出廊出厦的房子,相比之下,农村老家的气温。比起城里还是要凉爽一些的,不过,外面暴起的蝉鸣此起彼伏的。一声声的催唤着,远处的青蛙也起哄似的跟着胡闹,呱呱声的配合着,一个天上一个地下遥相呼应,把个夏季烘托的本色尽显。

  屋内,已经是背心裤衩的魏喜满头大汗,正在地面上泼洒着清水,窗子也已经被他全部打开,过堂风虽是热腾腾的,但聊胜于无。怕儿媳妇嫌热,老魏拿出木水桶,把西瓜浸泡在水中,那机井打出来的水哇凉哇凉的,又怕降温的慢,随即投了一大包冰块。放到里面拔着,采取这种方法。比放到冰箱中冰镇的实用效果。更好更直接,西瓜绿油油的飘在水中,那载浮载沉中渐渐的安稳下来。
  八仙桌子上拢共一盘白糖拌西红柿,还有一盘黄瓜拌酱,提前熬好的绿豆汤。清爽可口,这些吃食,都是酷暑里必不可少的饭菜。

  笼屉里摆着几个规矩的馒头,生活水平的提高,注定着品质的提升,就拿这个馒头来说,以前那绝对是个头大的离谱,如今的模样,完全改观了,变成了小巧可爱型。

  「个头大。」那是过去年代普遍的现象,现在啊,你就看不到那种规模的馒头了,老魏自己蒸的,他挺有耐心的,也不怕麻烦,个个都是月饼大小,你还别说,儿媳妇离夏还就爱吃老人蒸的馒头。

  城里是吃不到这种亲情口味的,那机井水一放,大锅就架了起来,虽然外面热,不过看到儿媳妇吃到自己蒸的馒头。配着凉菜时,魏喜身上的热气。似乎都淡了下来。

  「晌午头啊热,一会儿啊把西瓜切了,你尝尝这白糖拌西瓜。」魏老汉开心的看着离夏吃着饭,他自己一边抱着孩子晃悠着,一边怡然自得的吃着。

  打算替换公爹,要把孩子接过手里,但被魏喜打断了,离夏只好回到座位上安心的吃了起来。「爸,你看你满头大汗的,你也别尽顾着别人啊。恩,蒸的馒头还真好吃,比城里买的强啊。」离夏一口馒头一口菜很是开胃的样子。

  「我没事,我习惯了这些,咱爷俩还矫情这个啊。恩,好吃就多吃,少贪咸多清淡,多吃蔬菜,补充水分。」说着话的时候,拿起筷子蘸着西红柿的甜水。凑到孙子口边,小家伙抿着嘴。踢腾着哇哇的笑着,那模样越看越是可爱。「你看宝宝,还挺自足的」

  「爸,你自己也吃啊,一会儿我喂他。」说着的时候,离夏自然的贴近了八仙桌子,她那年轻的身体。在裙子的包裹之下。显得分外有型,挺拔健硕的两只饱满的乳房。也压在了八仙桌子上面,沉甸甸的随着呼吸随着吃饭,轻轻的耸动着。

  回到老家农村,离夏的型头还未更换,这要是换成那不穿内衣的丝裙,那种姿态,呵呵。两个沉甸甸的摆在桌子上,火爆的物事会是何等壮观,真就像烘烤熟了的金黄透香的嫩羔羊,即使你再没有胃口,也会馋涎欲滴的。不过,老魏在扫了几眼之后,除了感叹生活水平的富余之外,其他的倒也未放在心上。到是离夏。有意无意的老是做给公公看。

  孩子交到离夏手中时,魏喜起身取出木桶中的西瓜,整个瓜身上已经有些冰凉,切开之后,鲜红的瓜瓤冒着凉气般勾起了人的食欲,魏喜熟练的把西瓜切成小三角状,摆在一个盘子中,然后又拿来白糖淋撒了一些,剩下的一半放到了冰箱里,顺手从冰箱上面取出几根牙签插在瓜瓣之上。

  然后冲着等不及的离夏说道。「喏,白糖拌西瓜,解解热。」,离夏轻拭了一下头间的汗珠,拾起一根牙签,就把西瓜塞进了嘴里,「哇,真好啊,心理一下子就凉快了,爸,你也尝尝吧。」离夏迫不及待的又塞进嘴里一块。说道,「你吃。你快吃吧,我喝一瓶啤酒就好了,天儿还真热。」抹了抹额头和脖子间的汗水,魏喜从冰箱中取出一瓶冰镇啤酒,也不倒进杯子中,对着瓶子吹了起来。
  简简单单的中饭,浓情无限,温馨无限。

  收拾完毕,魏喜走到院中,把门关上,在农村不比城里,有时候你在家中裸露或者是洗浴,被串门的人撞见也很是平常,考虑到儿媳妇初来这里还不太习惯,魏喜可谓用心良苦。

  「要是觉得热的话,就去冲个凉吧,浑身黏糊糊的也不舒服。」魏喜接过孩子说道,孩子不安分的在魏喜的怀里挣扎着,魏喜双手夹着孩子的腋下,晃悠了起来,一边哄着孙子。一边冲着离夏撇了撇嘴。「快去吧,这小家伙在这里还要适应适应,有些生分呢,一会儿啊,我去给他洗个澡,让他也凉快凉快。」
  看着儿子被公爹抱在手中,呵呵声中越来越大,离夏朝着公爹说道。「恩,那我去洗个澡了,身上确实是黏糊糊的,很不舒服。」,然后赶紧的起身走进了西屋。

  在抽屉里拿出一条干净的手巾。然后问道。「爸,浴室里沐浴乳还有吗?」
  魏喜听到房间里传来儿媳妇的声音,魏喜抱住了小孙子,说道。「我用的那个,你们用不惯的,你再拿一瓶吧,洗头水倒是还是你们买的,也是你们用惯了的,哦,诚诚听话哦,一会儿啊,咱们也洗白白喽。」,说完继续哄起了孙子。
  离夏转身拿着洗澡用品。推门走了出去,厦前的荫凉处热气不显,可看到台阶下面的那小块花草间。空气蒸腾着灼烧的样子,唏嘘了一声,忙用手遮住眼帘,趟着小碎步,紧走了几下来到东厢房,刚要进去,想到没拿换洗衣服,忙不迭的又翻回头回到自己的房间里,捡了一块丝巾,随手又拿了件吊带和一条短裙,把衣服夹在腋下,走了出去。

  看到儿媳妇出去又回来拿东西,魏喜摇了摇头,「说老家伙们丢三落四的,其实这年轻人有时候也是这样嘛。」魏喜逗着小孙子自言自语的说着。

  离夏走进浴室。关好了房门,来到里面的花洒下,她把遮挡的帘子拉了起来,褪掉自己的素色裙子,叠好放到一旁的衣架上,又把手熟练的伸到后面解开扣瓣,呼之欲出的乳房。就释放了出来,好像还透着热气似地,大号馒头般地白花花的。随着弯腰脱掉丝袜,坠在前胸,那沉甸甸的雪白霜华,怜惜的轻轻托了托,也难怪同事开玩笑。说她的胸部「七斤二两还高高的」

  玲珑有致的美体。毫无遮掩的在浴室中。散发着诱人的光芒,离夏试了试水,调整好温度,闭这眼享受起来。

  午间洗一个舒服的热水澡,把身体上黏糊糊的汗液冲刷掉,顿时感觉身轻如燕,好不自在啊。

  冲了冲浴花,然后打上洁白的沐浴乳,轻轻的擦拭着全身的每一个角落,旖旎从风。玉貌花容,举手投足间透着娇媚,好一幅美人浴水,好一个花枝娇俏。
  这边的魏喜自儿媳妇离开房间,倒也没有清闲,他哄抱着小婴儿,把孩子洗澡的一应事物准备了出来。

  中午放到院子里的清水,此刻已经沸热,他取出了婴儿洗澡的盆子,打好水又添了添凉水,试了试温度,感觉到了孩子能接受的范围内,开始给孩子洗起澡来。

  这一回孩子不干了,在新的环境下。尤其接触新的事物,孩子有些陌生,小腿踢腾不断,嘴里哇啦哇啦的呼叫求救着,水花溅的魏喜身上到处都是,幸好婴儿的澡盆还算狭长,魏喜把孩子放到水中,任其跪爬,也顾不得孩子闹唤了,迅速的给孩子洗了起来。

  这时,离夏已经洗完。换好衣服,推门走了出来,看到公爹在给孩子洗澡,忙不迭的跑了过去。「爸,你休息会儿,让我来吧。」

  魏喜抬眼望去,看到儿媳妇颠颠而驰中。不停震颤的肉身,尤其是没有了乳罩。吊带小背心根本掩饰不住两个硕大的乳房。鼓起的两颗葡萄珠。翘翘的挺立着。把小背心顶起两个小帐篷。他急忙低下了头,专注的扶着孩子。答非所问的说道。「这水是现成儿的,手巾和浴巾我也准备好了,可能孩子在新环境里有些陌生,有些不习惯吧。」

  看着公公那满身的水珠。还有头上挂着的汗液,离夏不忍的说道。「爸,你看你,衣服都湿了,一会儿你也去冲个凉吧。」,离夏对公公的细心照顾孩子很是感动,那都是在默默中进行的,没有目的,不求回报。

  离夏的加入,多少令孩子安分了一些,连哄带逗的,公媳俩交换着抱着孩子,扶持着他坐在浴盆里,把他前胸后背腋下。用温水轻轻的洗了一个遍。

  魏喜夹着孩子,让他站立在浴盆中,离夏把婴儿洗澡的护肤液揉在手心,给孩子轻轻的涂抹着,小家伙看到妈妈在给自己洗澡,呼哈着双手抖动着,脚也离开了盆子,踢来踢去的,魏喜驾着孩子的腋下,笑眯眯的说着。「你看看他呀,这个坏蛋,刚才还闹呢,妈妈来了,他就找到了主心骨,嘿嘿。」。

  离夏嘴里捣鼓着。「听话,不要闹,马上就好,马上就好。」

  在给孩子洗屁屁的时候,孩子如同恶作剧般,滋出尿来,射了半米多出去,正聚精会神的离夏。哪里想到儿子这么不安分,一下子搞的她一片狼藉,那短裙和吊带背心也不知道是洗澡水多一些呢。还是尿多一些,总之,湿漉漉的让离夏的胸前成了透明的一般。裸露在公公的眼前。

  孩子的澡倒是洗完了,可离夏的身体也如同公爹一样,浑身再次沐湿了一片。
  她那个吊带背心明显超出承受范围,两个肉呼呼的乳房被水浸湿。已然把轮廓完全映了出来,虽然胸部包了一层丝巾,可那乳头却俏生生的。很不安分的被水印了出来,竟然还是高高的翘挺着。

  「恩,你抱着,我给他披上浴巾。」魏喜吩咐着儿媳妇,  他站了起来,从身后的躺椅上拿起浴巾,孩子洗过澡之后,还是活蹦乱跳的样子,玩心大起,嫩嫩的小脚丫踩来踩去的很不老实,脑袋更似个拨浪鼓,摇来摇去的颇为自足。
  魏喜打开暖黄色的浴巾,从孩子的胸口围了过去,同时手探到后面,打算给孙子围个全身。

  「宝宝可真不老实啊,让爷爷抱,让爷爷抱。」魏喜的双手掏在孙子身后,任你怎么哄,那奋力舞动着双手的小家伙,咯咯咯的笑着,但就是不配合工作。
  「听话听话,别老扑腾。」离夏双手夹裹着孩子,探着身子迎着公爹。
  或许是感觉到了约束,孩子不光是脚丫晃动,身体也晃动起来,魏喜抓着浴巾的手此时转到孩子身后,浴巾包裹着孩子的身子,他打算从孩子的脖子后面。把浴巾翻到里子中,这个时候,手背却触碰到了两坨热乎乎。肉嘟嘟的东西。
  魏喜的心思全在孙子身上,随口吐了一句。「听话听话,哎呦,什么这么肥啊。」,这也就罢了,他在围裹中持续了两三秒这样的接触,总算把浴巾围裹好了。

  被男人触碰到乳房的离夏。脸腾的一下就红了,魏喜抬眼看到儿媳妇那充满红晕的脸蛋时。顿时也发觉了问题的所在,他呵呵的憨笑着。「哎呦,你看看我,刚才,呵呵。碰到哪里了。」。

  看到公公脸上憨笑中的表情,尤其是那眼神还扫了两回自己的胸脯,离夏有些脸红害羞。「哼。准是坏老人故意的,哼。坏老人。看吧。让你看个够。来摸摸更好。嘻嘻。」,离夏那一抹羞红。如三月的桃花,绽放着娇艳。

  离夏又哼了一声。「还不快去洗澡换衣服,看你那一身湿漉漉的。」。
  单手抱着孩子,鼓胀胀的胸脯子一起一伏的,乳头在吊带里麻酥酥的。感觉搞的离夏心痒难挨,女人的敏感是细微的,尤其是刚才那「毫不客气」的触碰,有如电击般的感觉,让人异样不堪。

  说话的同时,离夏偷偷的拿眼角扫着公公,公公的坏笑还挂在脸上,令她的心理越发的不堪撩拨,更为让人害羞的是,公公的下体竟然支起了帐篷,她不好直接冲着公爹下体做文章,只得心理臊的痒痒的。「好啊,占了便宜还洋洋自得,哼,你等着,让我抓住机会,看我怎么戏弄你。」。

  离夏心里想着。却笑着张开了嘴。爸。看够了没有。要不要在摸摸呀。嘻嘻。看你的帐篷又起来了。羞不羞呀。

  那边的魏喜,虽然憨笑,其心理也是在打鼓,要不然也不会继续再偷窥两眼。被离夏戏弄。老脸也红的成了大红布。忙说。看够了。不。没。没看到。哼。还说没看到。再开会裤裆就被顶破了。快去洗澡吧。

  公媳俩彼此之间的心理各自盘算着,这过程看似漫长,其实这一切都在电光火石间完成的。

  「恩,宝宝身上也干净了,要是他想再玩玩,就陪他玩会儿吧,你进去给他弄点爽身粉,天气挺热的,要是孩子困了,就让他睡,反正也闹了半天了,该睡觉了。」魏喜稍稍收敛了笑容,正经一些的对儿媳妇说道。

  刚才的误会以及自己生理的自然反应,如果换做在儿子家,恐怕他自己马上就脸红脖子粗,尴尬异常,不过呢,这些天的接触和生活,老人慢慢的习以为常。也接受了儿媳妇的玩笑细胞,虽然心底惶然,可对于刚才自己的表现,魏喜还是很满意的,虽然他自己的下体产生了变化,可那突发事件时的随机应变能力。也如抽丝剥茧般被他自己掌握,还小小的运用了起来。

  这种被动变为主动,让他感觉到了新鲜和有趣。当然,多少的小尴尬还是有点,他看到儿媳妇偷偷观瞧自己的下体时,赶紧的上前推着儿媳妇的胳膊。让她进房间照顾孩子。

  看到儿媳妇转身离开,魏喜也不刻意遮拦自己那啷当着的下身了,颠儿颠儿的走向卫生间,他心理美滋滋的,嘴里还哼唱起了沙家浜。「我虽然读书在东洋,沙家浜毕竟是故乡………」

  那副得瑟劲儿,就如同受气的小媳妇一下子变成了婆婆似的,以胜利者的姿态昂扬着,那感觉别提多开心了,这种心境的转变,魏喜自己并没有发现,就如同儿媳妇说过的话。「总是刻意避免的话,和做贼有什么分别呢?就当它很自然很随意吧。」。

  当魏喜脱光了身子沐浴时,那跳动的小伙伴依旧雄赳赳的靠在腹前,龟头从包皮中显出颜面,一半露在外面,一半卡在包皮里,很是狰狞的模样,望着自己那根伴随多年的老伙计,他从容的抹了一把自己常用的沐浴膏,擦拭全身的时候,竟也不忘撸开包皮,给这个老伙计清洗了一次。

                待续

[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 编辑 ]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